2011年7月

逝者往矣

老话题了。拿出来翻翻也是因为最近的一些事情吧。

第一次看《天行健》这本书应该还是08年的飞奇幻世界。那本书也算是我见过的所有“网络玄幻小说”里面最为值得称赞的故事了吧。那时候已经是第三部《创世纪》了。在满心欢喜的期盼下一章的同时,我也把之前没有阅读过的章节都看完了。待到第二年连载结束,老楚追随武侯而去的时候,我已经距离高考只有3个月了。今日重读《天》,对胜败和所谓“正义”,都看得淡了,但是对主角的内心所见、所感却是愈感共鸣。

毕竟在我形成世界观的时候,这本书起到了重要的参考作用,以至于我现在看上去有点“宅心仁厚”,有“妇人之仁”吧。当自己要做选择的时候,下不了主意,只能随波逐流,然而又希望尽可能按自己的计划走,以致最后关头也不能力挽狂澜,屹立于群峦之巅。不过我的内心有时候也和老楚一样,盼望自己的心境能被人知晓,哪怕等同叛逆,也要让自己去感染别人。这是老楚成功的原因,也是老楚最后悲剧的幕后之手吧。
如果老楚更聪明,他早已被南武除掉,如果他有勇无谋,他恐怕早就像柴胜相一样没于阵中。如果他不宅心仁厚,不可能训练出一只超强的地军团,如果他朝三暮四的话,恐怕又和毕炜邓沧澜那样的墙头草无甚区别了。

老楚死则死耳,何况还有郑司楚建功立业纵横捭阖。只要那个新时代到来了,哪怕作为牺牲品,相信他也愿意的。国人总是喜欢YY,甚至有人希望老楚1V5带领地军团给共和军打个团灭,只怕老楚自己也不会答应吧。从他向丁亨利头像一事,我们自然也能窥视老楚内心一二了。
不说老楚了,说起来就是一阵对末路英雄的哀叹。魂兮归来,永守亲族。
英雄总是说能够解民倒悬,拯救一方苍生,不过到后来也只不过是一句空话,大丈夫想建功立业,只怕又是要踩在无数尸首上面叹息吧——“一招英雄把剑起,又是苍生十年劫。”从武侯,到文侯,蛇人一方的海老,再到共和军的南武公子,恐怕每个人都是这样。
所以战争是残酷的,稳定与和平是那个时代最需要的。(然而稳定真的高于一切吗?从南武公子因为高压统治而被刺杀,我想燕大也是做出了一个回答。至于怎么解读,那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儿了。)
那和平解放——抑或说投降,是一个最好的办法?

我突然想起了毕炜。
从夺嫡之争到帝都防御战再到后来的反击战中,作为文侯的绝对心腹,毕炜可以说是前倨后恭,绝对服从。从设计陷害二太子中的盛气凌人,到帝都防御战中的骄慢霸气,再到后来老楚升迁的小肚鸡肠。大家一致认同毕炜毕胡子绝对是一个大大的反派。他不善用计却又自以为是,还排挤他人。但仔细想想,毕炜要做的其实只有绝对服从文侯一条路而已。文侯看重老楚一方面是因为用人之际,老楚也是将军坯子;另一方面来讲,也是因为甄以宁的原因吧。可是毕炜也许也想成就一番事业,那么这根杆子上又多了一个老楚,想必毕炜自然是大不愿意。
所以大家总是抱怨一些人贪得无厌,又自私自利,也许只是那种利益最大化的表现形式而已。文侯用了老楚,最后也是想杀了老楚,这种行为,不是一人两人所有的。
最后水火二将共同反叛是邓沧澜的主意,和毕炜应该不发生直接关系。邓沧澜本事一介儒将,为人正直,率兵持重,却没想到因为一个女人,就调转枪口指向自己的友人。只怕最后征战杀伐,心中的愧意也会愈来愈深。也许这就是爱情的力量?男人为了爱情什么都可以做,倾国一笑,还是共同叛国,这都不重要了。也许在讲史的时候,留给大家赞叹红尘风月之事吧。我不知道,不过这不影响我对他的鄙视,以及对爱情的赞叹。也许当枫妃说:“老楚,我们投奔共和军……”的时候,老楚也会心绪万分。
所以到最后我看到毕炜最后皈依了自己的信仰时,也不得不称赞他算是当世英雄。虽然他性格暴戾,虽然他斩杀五德营生力军无数,可是他再没当墙头草。也许,他是真的皈依了共和信条吧,不再因为哪方势强,就投奔哪一方。当一个墙头草倒了无数回,最后却力战身死的时候,可能诸位也会心生敬佩之情的——

陈忠的大刀举在毕炜头顶,只消一落,便能让他身首异处。这个做梦都在想着的场景现在已成现实,陈忠连肋下的伤都不觉得疼了,放声大笑道:“三姓家奴,你还想活么?”
在他心中,只消毕炜求饶,这一刀便砍下去,让这个大仇人死也死得窝囊不堪。但毕炜在地上抬起头,冷笑道:“陈忠,我是打不过你,你杀吧。”
毕炜竟然不屈!在陈忠心目中,毕炜这等人毫无操守,哪有什么气概,可是眼前毕炜的独目中分明也有着桀骜不驯的勇悍不屈之气。他怔了怔,喝道:“毕炜,你这般想死?”
毕炜笑道:“人固有一死,又有何惧。陈忠,你今日杀了我,来日必也有人杀你!”
不知为什么,陈忠心里一阵烦乱。他与共和军征战这么多年,总是你死我活,但回过来想想,共和军中却也颇有豪情万丈的英雄,像首帅丁亨利,便极让陈忠心折,而与毕炜一同降于共和军的三帅邓沧澜,当年也与楚帅交情不浅。如果都不是什么小人,为什么总要杀个你死我活?一时间他只觉茫然,竟觉得自己这几十年来不离鞍马,竟有种毫无意义之感。
毕炜已无生念,闭上了眼只待受死,半晌却不见大刀压下,他抬起眼,却见头顶的刀不知何时收了回去。他一怔,耳边却听陈忠喝道:“三姓家奴,你滚吧!我要你下半生日日记住,你是我刀下亡魂!”
陈忠居然真要放了自己!毕炜更是不知所谓。自己杀了陈忠的爱女,也曾把他逼得走投无路,逃到西原来,没想到最终落到他手上后居然会放了自己。他惨然一笑道:“陈忠,你道毕炜是贪死怕死之辈不成?”
陈忠理也不理他,带转了马便要回去。他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到底对不对,心中只是想着:“死的终是死了,活不转来,死的人太多了。”
是啊,死的人太多了。星楚死了,昔年五德营的除自己外其余四大统领已一个不剩,楚帅也定然已经死了。陈忠一直不相信楚帅已被共和军杀死,只盼着有朝一日他能回来,但时至今日,他不得不承认,楚帅定是已经死了。这个一直支撑着他挺到现在的信念刹那间破灭,便觉杀了毕炜也毫无意义。自己刀头已经染了太多人的鲜血,这些人一样有父老姊妹,一样盼着他回来,一如自己一般,这种无尽的杀戮,陈忠只觉已如此厌倦。
毕炜见陈忠仍是不理,心中亦是茫然。他拔出了刀喝道:“陈忠,你不是要我首级么?好,我给你!”
这话当初五德营勇字营统领曹闻道死前也说过。天炉关一役,逃回来的士兵说起曹闻道拼死冲锋,最终自尽之事,声泪俱下,陈忠亦听得老泪纵横,没想到这个大仇敌居然也说了老战友说过的最后一句话。他不由回过头去看了看,却见毕炜已站得笔直,一刀砍向自己脖颈。毕炜的佩刀名谓镇岳,是昔年军圣那庭天所用,锋锐之极,这一刀下去,鲜血崩流,立时气绝,只是尸身仍是兀立不倒。陈忠没想到毕炜真会自尽,险些便要抢过去,但最后还是立马不动。那些火枪骑却已过去了,其中一个从毕炜手上取下镇岳刀,高声道:“陈老将军,他真个死了!真个死了!”
最终,毕炜仍是死在自己手上。陈忠只觉眼里又有泪水涌出。难道自己会为这个大仇敌流泪么?他不想承认,却也在心中暗暗承认了。对毕炜怀恨一生,可这个仇人的死却不失英雄气概,为什么天下事竟会如此纠结?陈忠实在不明白,只觉自己浑身亦是无力,在马上一晃,忽地直摔下来。火枪骑见陈老将军居然摔下马来,一声惊呼,连忙围了上来,见他肋下血染战袍,更是吓得手足无措,连忙要给他包扎。只是这般一来,陈忠却也回过神来,见士兵要给自己包扎,他挥手示意不必,道:“毕炜真个死了?”
一个火枪骑道:“回陈老将军,他真个死了。” 陈忠长吁一口气,拣了块石头坐下,道:“你们将他埋了吧,竖个碑,上写‘战将毕炜之墓’,不必多写。”
火枪骑没想到陈忠居然要安葬毕炜,却也不敢违背。有人正待去挖坑,陈忠忽然道:“将我也埋在此处吧,墓碑一样写‘战将陈忠之墓’。”
火枪骑面面相觑,却见陈忠面露微笑,看着西边的楚都城,一动不动地坐着。 死去的人都死了,一个时代终于结束。只是,另一个时代也终于开始了。
陈忠,你的朋友,你的敌人,现在都已经要死去,这段属于你的旅程也终于到了终点。只是,五德营还在,不论会变得如何,五德营终究还在。
共和二十二年,帝国自新二十五年一月十七日,共和军第三上将军毕炜阵亡。 同日,帝国军最后的宿将陈忠逝。 一个时代结束了,另一个时代拉开了序幕。
源文档 http://billzj.blogbus.com/logs/112287185.html

倒是陈忠最后失去了信念,死不瞑目,实在可惜。至于谁对谁错,我不想指明。老楚的部队不一定是贼军,共和军也不一定师出有名。如果老楚算是英雄,那张灵甫也算。同样,如果毕炜是英雄,那杜聿明郑洞国都算。邵风观宁死不屈,被格杀算是英雄,那邱清泉,黄百韬也都算了。
老楚不愿再战自然是可爱,只怕五德营之后失去了信条,也就成为了一只新的未知的军队了吧。

这本身都不重要了。这些都已经是过去了,且看燕大再立新功吧。

回头看看,有人把燕大的《天行健》和《冰与火之歌》相提并论,我很开心,毕竟这算是一种荣耀吧。参见:http://53fsdfs.blogbus.com/logs/142641973.html
甚至还有人做出了《天行健》的Android应用。虽说只是一个小说阅读器的封装,可是我还是很高兴,这充分肯定了这本书的价值。
最近也是考虑买实体书支援一下燕大吧,略表心意。
写在后面:其实我很想写一段天行健的前传,只是甚至才疏学浅,只怕连点皮毛都赶不上。这种狗尾续貂的内容,还是放在自己的硬盘里留着YY的好。其实我想仿照Animatrix的形式,即写六七个小故事,来展示人类文明从发展到剧变,到人类的地下生活,再到大帝征战杀伐,开国立业的故事吧。那么人类,鼠人,蛇人,还是远古时代遗留下来的故事,都值得一写的。也许有一天,我能形成自己的,有关这个大故事的世界设定吧。谁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