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

崩塌

上一次因为要考托福,去了一趟长春。因为是东北,所以那里的一切都非常的熟悉。十月份的寒风,高高挂在天上却不发出热量的的骄阳,还有一点点稀疏的残云。
很无奈的是我还是感冒了。就在托福的最后一项测验,作文开始之前。我现在已经想不起来那个作文的命题和我写的任何一个字是什么了。当时只是觉得脑子里面点亮了一盏白炽灯。它在发光发热,它似乎替代了太阳成为了星系的中心……

不出所料我重重地病倒在了他乡。这个距离家里2500公里的地方。这个陌生却又和自己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城市。我无力地倒在床上。电视里是亚运会的某个比赛,隔壁的KTV楼里传来歌声和欢笑声。
我只能打开手机,一遍遍地放着《Landslide》

I took my love and I took it down
I climbed a mountain and I turned around

直到我没有了生气,跑到厕所里把吃过的东西和胆汁一起吐了出来。然后颤颤巍巍地爬到楼下,操着东北话买了药给自己吃。
东北的秋天真的很冷啊。

不记得自己上一次这么无助是什么时候了。多希望这样的时候,也能有人在身边,哪怕是倒一杯水也好啊。
但是自己从来就不这么做过,也害怕这样的自己会麻烦到别人。因为确实会麻烦到别人呢。

昨晚收到了快两年没有联系的朋友的电话。我很惊讶,但是他更惊讶:他从来没想到我还存着他的电话号,而且在晚上两点半会接他的电话。他很无奈的跟我说,他在学校的一切都没了,毕业了,回不到原来的动漫社了。
而我岂不是也一模一样?最后的两个朋友,不是也分手了。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只能回去捡回我留下的尸骸而已吧。
而剩下的人和事情,我们以为还可以坚持去爱的,然而一切都是那么无能为力。

说到底,我们还是老了吧。都要奔向新的生活了。也许从现在开始真的毕业了呢。

Well, I've been afraid of changing
'Cause I've built my life around you
But time makes you bolder, even children get older
And I'm getting older too.

随笔

小学的第一堂作文课,我的作文老师告诉我们,写作不是日记,不是为了记流水账,而是通过写文章的方式,把所见所闻所想记录下来。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真情实感”,只有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自己内心真实的感受,才是最好的写作材料。

初中以后,语文老师要求每周写一篇随笔。之所以叫“随笔”,即文体不限题材不限,字数也不限。多了随便,少了不行。这可苦了我们这些普通的学生们。每周6天课,发生的事情也都大同小异,无外乎上课吃饭睡觉。而最有意思的那些事情写出来,只怕是要挨处分的。每周周练800字的命题作文就够受的了,更不用说这个无病呻吟的随笔了。
但是作业就是作业,还是要坚持下去。那么搜寻题材就成了一个最重要的事情。我从那个时候开始就喜欢做一个社会评论家,用现在看来幼稚至极的观点去评价社会。虽然幼稚,但是角度和论证都很独到,有时候也能和主流的观点不谋而合,所以一般都会是一个高分。然而最大的问题在于:我自己并不喜欢这一点。为赋新词,就一定要强加上一个看似新颖的观点和看法。本来是一件很寻常,不值得玩味的事情,却一定要去大做文章,去发掘那其中芝麻粒大小一点的所谓“核心思想”。
所以和女孩子们的文章比起来,我的文章就很像当今人民日报的新闻评论稿:内容很实在观点也很明确,但是不讨喜。批卷子的老师也许喜欢看,但是大家都觉得很无趣。

这也不能怪那个十二三岁的少年。孩子的视野再大,又能有多大?就算每天都可以接触新鲜的事物和新鲜的观点,没有真正体验过,又怎么可能会被透彻地理解呢?
文体不限题材不限的随笔尚且如此,更不用说矫揉造作,全靠胡编乱造的高考作文了。

然而随笔也真切的改变了我的人生。它教会了我一点,即“如何准确而优雅用文字来阐述事实和观点”。正因为如此,在我突然有了想写的东西的时候,才可以信手拈来,一气呵成。也正因为此,我才能写出不同于高考作文的“言之有物”吧。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一直这样写下去。偶有妙手,也很想请高中的语文老师一观。我想他应该会很开心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