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行随想 其之三

从自己曾经住过的小屋离开,合肥在下着大雨。门口那盏已经快要不行的路灯还在坚强地发着幽暗的灯光,照出地上斑驳的水坑和一辆废旧的自行车。雨水打在车把上,就着灯光看去,反射出微微幽光。

中科大东门。宿松路。对面是南园新村。关闭的农贸市场、闪着黄色光芒的交通灯。街上空荡荡的,如果不是后面的出租车在我后面鸣笛,我真的要以为世界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如果世界真的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我该怎么证明我存在过呢?如果这个世界没有我了,我又该如何留下一个记号呢?
我不知道答案,但是路面的王仁和米线店知道。那家我吃了整整五年的快餐店,终于倒闭了。门口的牌匾已然撤下,还贴上了“旺铺招租”的告示。可是店内还留下的没有撕干净的海报还依稀可见。随之倒闭的还有马路对面的那家泌尿医院。
原来铁招牌,也经不过五年的考验啊。仅仅是五年。

太湖路。左手边是个大下坡路,下雨天要注意安全。我默默地对自己说。虽然自行车还在东门那里。右手边是瀚海星座,深夜只剩下一个发亮的招牌贴在那里,在雨中还带着一点光晕。
走着走着就要躲开停在人行道上的汽车和别的挡路的东西。在一片雾气中,我似乎看到了几双盯着我的眼睛。原来这里的洗头房又开张了。门市的牌匾被摘了下来,屋子里摆着昏暗的电视。那是三个穿得很妖艳的女人在望着我。她们不用淋雨,可以看着那些路过的旅人,真好。

望江路。我在合肥早就期盼望江路修理改造的那一天,可惜等我走了,这项工程才实施起来。路面整个被刨开了。在一片泥泞中,几朵蒸汽云扑面而来。以前这里遍布夜宵摊子。到了两三点钟依然有酩酊大醉的男女徘徊于此。可现在,这里什么都没有了。大棚也少得可怜。路边的ATM里面坐着一个流浪汉。我看着面熟,似乎是见过。

南七市场。我不想在多做停留了。这是一条缓缓的上坡路。两边的摊位被雨打湿了,明天开业的话一定很麻烦吧。虽然是闭市的商业街,可是因为有很多旅馆的缘故,这里依然很光明。霓虹灯的荆棘丛,在黑暗中召唤我。
我不能停留。我要赶回宾馆。

我终于可以在这个温暖的雨夜,写下这篇新的夜行杂记了。从上一篇到现在,已经是22个月了。如果我把那辆自行车种在土里,会不会再长出一辆呢?不过我知道,已经扎根在那里的那棵树,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断吧。
就算我不在了,也会有我存在的信号,在这里回荡吧。

存在信号 (Aw.0000) - An
http://www.xiami.com/song/1773448955

标签:合肥, 日记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