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

变成樱花树

喜欢一个人的感觉究竟是什么呢?
5岁的时候,是觉得愿意给我的同桌零食吃。
10岁的时候,是希望把那盘周杰伦的磁带送出去。

……15岁呢?
宛如梦幻一般,闪耀着炫目而又飘渺的光泽。有人说像是流星,有人说像是极光。
我看到的,却是暴雨夜晚,打湿眼眸的雨滴中,泛出的那一片光辉。也许是对面小区楼还没睡觉的家里传来的灯光,也许是外面汽车的雾灯,也有可能……
是我晕倒了吧。

醒过来的时候,我的桌子上有一瓶酒,还有两只猫。
猫舔舐着残存的一点罐头,一边冷冷地看着我,似乎在说:你喝醉了。

可是感受却是真的。原来我看到的,只是曾经的照片而已。照片上的一切我都熟悉,甚至似乎置身其中……
只是,都不在了。

图书馆的灯光还是那样昏昏沉沉,似乎还带着点地下室特有的味道。右手边第二排坐着的人,似乎还在看着那本杂志。有时候会抬起头往往远处,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人,但是并没有被人发现吧。
图书馆的外面有一尊雕像。雕像不会说话,却突然发出了声音。可爱的笑声。虽然带着一点东北特有的坚毅,还有一点点温柔。
原来是有人坐在后面看书呀。

从那里出来,外面下着大雪。沈阳下了一场数十年不遇的大雪,封住了整个学校,或者说,整个城市。
能走的,只有一条差不多两人宽的通道而已。雪还在下,却没法打雪仗了。雪哪里都是,却没办法捏成雪球的形状,手套已经湿透了,又粘又冷的感觉贴在手上,实在是令人不快。可是又不能摘下来,那么就去找个暖气烘一下吧。明天只怕还要扫雪呢,离不开手套。

这样想着,就慢慢的走到了食堂门口。旁边的女生寝室还没熄灯,却一点声音都没有,静得不正常。偶尔看到有一两个女孩子打水归来,穿着小靴子,只是靴筒都湿掉了。
所以靴子真麻烦,要是有雨鞋就好了。可是雨鞋又硬又不保暖……
被门帘打了脑袋。原来想着想着,已经走进食堂了。眼睛上面都是雾气,却挡不住传来的阵阵香味。

食堂里面正在搞什么联合国大餐。各个班级的孩子们都在精心布置自己的摊位,有墨西哥玉米,俄罗斯大列巴,还有日式料理。虽然看上去不论色香味都不怎么样,但是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似乎就像是狂欢一般。可是在这个升学率数一数二的学校,这样的笑容却让人更加心疼,因为不知多久还能看到了。

“其实我当时呢,有很多人向我表白的。不过我都拒绝了,因为不想考虑,也不喜欢。就像对你一样。”
死刑判决。好似一把枪对准了自己,弹丸射了出来,却淌出了浓郁的巧克力香气。
是可可工厂呀!可是为什么是巧克力,不是一颗子弹,或者是……
那是一双充满了哀伤和叹息的眼睛。她在那个夜里哭了。她找不到方向。上下左右东西南北都是雪。只有堆积的雪倒映着灯光。在这雪夜里,似乎能把人的眼睛灼伤。

路人的确看见,在墙角的阴影里,有人在那里哭泣。可是没有人安慰的哭泣的女孩子。

想让自己变得更加自信,更加有光彩,就像那一晚,那个雨夜看到的一样。可是她知道,自己永远只能在阴影里存在着。那光芒不是自己能够拥有的,走近了不知会让自己暴露在光芒下,还会让自己的阴影变得更加明显,更加昏暗。
她只好哭泣。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办。她想要的一切,似乎都在那光芒里映出了,只是……

“生日快乐!”
有人拿着蛋糕走了过来。虽然看上去就知道是面包店只卖几块钱的面包配上冰淇淋做成的,可是却充满了暖意。
有一只小小的蜡烛——这种东西,真不知道是怎么带进来的。火种危险呀。
她只敢接受这样忽明忽暗的烛光。暖暖的,却不知何时会熄灭。就像希望一样。
她每天都在盼望着希望。可是却连希望的样子是什么都不知道。
是那道光?是一生的承诺?她一味的去追求,可是却从来没有得到什么。
因为她从来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女孩子想逃脱。可是在这漫天雪地里,快步走路都已经是奢求。又该怎么样才能离开呢?她想到了车子。三轮车自行车汽车火车……可是大雪覆盖了一切。不论是脚踏的还是烧油的,都没法发动起来。
徒步前行,原本赤裸裸的一切都厚厚地粉饰了一层。那光泽很迷人。如果能变成雪就好了。变成雪的话,就可以装饰一切,让一切都变得好看了。可是,她却很讨厌那些雪。就像讨厌自己一样。

阳光一出现的话,它们就要离开这个画面了。那么赤裸裸的人,就又变成了她自己。
她……我到底是什么呢?那道光,到底指引着什么呢?

女孩子沿着光芒的方向前行。不知不觉间,已是午夜时分。
猫还在舔舐着罐头。桃树似乎抽出了第一缕新芽,她大概真的走不动了。
那道光到底是什么呢……

“只有跨过最寒冷的冬天,才能看到那第一缕新芽吧。”
只是暴风雪太大了,大到无法再前进一步。
就这样想着,她还是毅然决然的选择了离开。那是离别的第一天。

偷偷带上的MP3放着歌曲。

没有人的校园空空荡荡
多希望偶尔也会有谁回来看望
也许就能够再一次遇见
在毕业的那一天 闪耀着光芒的你

就让我化作 永远不变的樱花树啊
只愿我可以 作为起点的印记而存在
就算到最后 所有花瓣都已经化作尘埃
树梢枝桠也会 继续把手张开
为你而等待

人为什么会变成大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