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荒时代:ingress的前16天

清湖地铁站。我穿过潮水一般的人流,向北方疾驰而去。其实我是一名车手,喜欢骑车穿过城市和乡村。你问我想去哪里?我自己也不知道。
ingress不占用我的骑行时间。与之相反,它给我的骑行指引了一些从来没有接触过的方向。

望到长安钟塔的时候,公频突然传来了migao的问好:“欢迎来到长安”。
但是我要做的有很多,包括从这里连到石岩去。所以我暂时无视了这个信息,跑到了长安和虎门交界的位置,准备拉一条,到石岩的战略link。然而事情往往会有波折,我的车子毫无预料的在长安北站爆胎了,而我身上也没有自带补胎工具。还好那时是晚上9点半,乌沙夏岗应该还都有人,所以快步推着车,找了修理摊,拔掉了那颗晦气的图钉。

当拿到足够多的key之后,我还是回应了migao充满(毫无)挑战性的邀请,决定和他去喝一杯。
+Micheal Si (migao) 和我在长安万达广场边上的一个饮品店找了个位置,畅饮了起来。虽然在公频上的气氛有一点微妙,可是坐下来之后,不得不说,这一夜的疲惫也消去了一大半。
Micheal先生就在塘下涌那边上班,住在长安可以说是上上之选(长安镇区建得比福永沙井松岗三镇都漂亮),就算走路过去也只要一个小时的样子。而我问他为什么要选择东莞,他表示这里的生活环境让他很舒服。后来我们聊了很多有关技术和生活的事情,并意外得知了他和我是校友,却比我senior了很多。他对 research 和 career 的洞察,在三言两语之间,让我无比震惊。
和这样的人见面,也是我的一种荣幸。又温柔又有力量,却又将自己的人生看得如此清楚,怎叫我不佩服。

然而已经是11点半了,这里距离家里可有足足40公里。喝完东西和migao道别,并相约“下次他来南山我请他喝东西”之后,我就这样离开了。
107国道顺风顺水,我顺便还在沙井吃了点白切鸡,蘸料不错。

等我到了夜里3点,骑到旅程的终点——大黄蜂(臣田村),准备拉两个link到石岩和长安,拿MU走人的时候,悲报传来:

lisiyu爬了一趟凤凰山,从那里连到了桃源居和虎门大桥。这意味着整个宝安三镇被腰斩。

这个时候,就算我回到桃源居干掉右边的阻碍link,也没办法再打掉左边的阻碍。没办法,只能第二天早上跑去凤凰山了。

5点才睡的我,10点就爬起来,坐着地铁直奔机场东接驳站,然后在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疲劳的情况下,轻松爬上了凤凰山。完成某种目的的强大动力,有时候比兴奋剂管用。
等我下了凤凰山准备去大黄蜂收工的时候,悲报再次传来:石岩到长安的link被人打掉了。不过我还有3个长安的key,在这种情况下,我只能忍辱负重,假装自己只是为了清理某个link,先吃点东西,顺便进行对[+li siyu]2进行战略欺骗。

于是在桃源居我和他进行了亲切的交流。他向我展示了他那独轮车的卓越性能,自称“那个东西能上天能下海,比折叠自行车靠谱多了”。然后还亲切邀请边上的HOMO小鬼上他的贼船。作为一个有家室的人的lisiyu表现出的惊人战力,加上我们单位仅仅一条路之隔,注定了以后会发生很多故事。
我很坦然(当时确实很贱)地表示了自己准备滚蛋之后,毅然决然地坐了十几站公交车,去了石岩,重新连上了长安,然后极速返回臣田村(大黄蜂),心中一直在怦怦地跳,害怕在这40分钟的窗口期间,长安或者石岩会有新的动静,或者桃源居拉出什么新的link来。
然而当我到了大黄蜂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发生。我心中只剩下了喜悦。272k MU,几乎占了我总MU的三分之二。到现在也是我的第二大MU。因为这个field,我成功地以Lv 7的身份爬上了当时NOVEMBER-11的排行榜。

天色已晚。当公频传来lisiyu的祝贺之后,劳累的感觉才渐渐涌上来。两整天的奔波,100多公里的步行、公交、骑行,最后只是为了这260k的mind unit。你问我值不值,我会说:

太他妈值了。

标签:none

已有 3 条评论

  1. Alphakey Alphakey

    啊!你去过我们长安镇(☆_☆)!

  2. 开始写回忆录了?

    1. 其实……早晚要重新开始的。
      只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吧。很多计划都没办法再继续了。

      这篇在我的草稿箱里躺了半年多啦,总觉得积灰不好,放他出来透透气。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