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

祝福

已经记不清绕着这个环形的路线骑行有多少回了,也许这是最后一次。每每想到这里,我都会感到无端的难过。
看一眼少一眼。

这条路曾经满面疮痍,曾经没有现在气势恢宏的高架设计,也没有那么多气派的高楼大厦,就算现在它也没有完全畅通,可是我着实喜欢它。从周谷堆到长江路这一段完全是新建的,花了一年,北面的站西路下穿修了半年,其他的大大小小工程,更是数不胜数,甚至有时候需要踩着泥浆通过,溅得到处都是,可是我依然喜欢它。
与其说喜欢一个地方,喜欢一条路,不如说喜欢它带给你的感觉,或是206国道的湖光水色,或是105省道,吃着小米锅巴和狗赛跑的窘迫,或是312国道晚上的乱石,和当晚把裹成捆拖回来的豪情壮志。

其实我真正喜欢的,是这些事情。我是常常被事情改变的人。

我也常常和别人吹嘘这些事情,比如很少有人相信我会在没路灯没车灯的晚上,一个人在省道上吹着校歌推着坏车投宿,连身份证都不带。我喜欢这种浪漫的感觉,虽然有点不要命。
与其达到效果,不如浪漫一些,所以我才会拿着有“传说”两个大字的牌子四处招呼,所以我才会在学校张贴“who is ljsabc”的海报,才会去做看板娘。因为我相信,我什么都不做,就不会有故事发生,也就没有有趣的故事和大家分享。与其说叫特立独行,不如说只是为了追求一种有乐趣的人生吧。

体验,感受,记忆。

其实我觉得我的智商不高,理解能力也特差,本来我从小的志愿是做一个新闻记者,也确实在这个方向努力过,小学的时候我曾经和小伙伴们拿着录音机去采访路人。不过后来阴差阳错进了育才少儿部,走上了理科的不归路。当时的招生方法也与往年不同,我深深怀疑我能进入这个地方,和这点关系很大。当然后面理科我的化学最好,也完全是因为要背的东西特别多,记忆力比较好的缘故吧。
那时候发生的很多事情都历历在目,比如把Andy惹急眼了,自己却耍臭无赖逃避责任;夜里在寝室和冯嵩谈笑风生;追自己喜欢的女孩子一直追到女厕所,这些事情完全没有忘记,就像老狗曾经跟我说过的一句话一样:

你看老谭,小个便带那么多手纸。

那些都是一件小事,我却背负得太多了。

来到科大的原因更加匪夷所思,当年我高二高考时候人品大爆发,复合场18分答题后面12分扔掉,理综合居然还考了261分。王桂清问我要不要明年冲清华,我说算了吧,我可不想再高三一年了。
结果我GAP了一年,可能还会有第二年,这就是我这个理科学弱的下场,当然也和我松散的天性有关,既然在乎了体验和感受,就并不在乎结果,导致后面的一连串悲剧。

不过我很感谢我做过的几个正确的选择。如果没进学生会,我可能就会缺少一门看家的本领,也不会去做不专业的设计师;如果没有LUG,我可能还是一个半吊子,做着完全没有意义的事情,也不会有这两年半的Artwork;如果没有动漫社,可能我会少很多值得我珍惜的朋友;如果我不投方老师门下,我不会有今天的能力和技术水平。
大学到现在,我也有很多对不起的人。第一个说的其实应该是朱亚光,当时确实是我的错。 接下来应该就是大一曾经存在过的一个地下组织,一群人聊一些很人文很究级的东西,虽然只是空想,但是我难得找到和我想法很一致的人,不过很可惜我怠慢了。再之后可能是老谢吧。
正因为我很在乎感受,所以每每想到之前做的一些错事,就感觉万分后悔,羞愧难当。

大学以来,我感谢和我人生商谈过的每一位朋友,感谢许多帮助过我的人,感谢指出我错误的朋友们,谢谢你们。
我希望能够祝福你们,因为和你们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如此幸福,如此闪耀,我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