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

Nostalgia

人这一生,四海为家。
蒲公英也是有家乡的,可是一旦扎了根,便要努力生存。如果扎根之地是一片纯净的沃土,那自然是要感谢上天的一番美意,可如果身处荒凉的丘陵,也要奋力一搏,长出个未来才行。

在我还是中二的年纪里,最远也只是去过离家400公里的大连。在我心中,那里并不是家,所以就算再亲切,也只是一个充满了海蛎子味道的遥远的城市罢了。可是当我14岁像一颗种子一样飘走,飘到了中国肚脐眼上的一个不起眼的大县城之后,我才意识到,乘风而行,方能见识广阔的世界。
纵然合肥这个城市有太多不讨人喜欢的地方,譬如环境差电动车多人没有文化一类。可是,我在那里也是实打实地呆了4年半。这4年半里,我遇到了太多的人和太多的事情。当我毫不惊讶地发现我的足迹几乎可以把合肥城区图画满的时候,我觉得,这里也许也是我的家。
既然已经生根,那么,就要吸收最好的养分,体验最不一样的生活————

那昏黄的路灯中推着小三轮车准备摆摊的小夫妻们;
那颤巍巍地摇晃的天桥下,拥挤的机动车;
那无处不在的,似乎随时都可以开工的施工工地;
那便宜又好吃到无以复加的,和阿咩常去的大众面馆;
那打扮的妖冶十足,却又一口一个呆逼的摩登女郎;
那充满了草莓香气的,春日的大圩;
那遥不可及却又形影不离的,满天的星辰……

这些还都历历在目,就像我从未离开过一样。难道这些,还不能让我留恋这个城市?
人这一生,四海为家。

无奈生命的洪流让我顺流而下,到了一个更加靠南的地方。但是我知道,一切只是开始。

来了就是深圳人。

这里给我的是另外一种,不可替代的安心。我不知道有一天离开了这里,还能不能再寻回这种感觉。所以,我希望我能在这里,找到自己的小小的一片净土。然后,让整个山林都开满鲜活的蒲公英。所以我还在寻找,还在发现,还在追寻。

想融入一个地方但是自己又不想去接受这种文化这不是根本不可能的嘛,所以自己也认真去对待这个问题,对自己很有好处,也是尊重别人的表现啦(大概

-- 李喵喵

虽然我知道有一天,洪流还会将我卷走,但那也许会是我从未见过的光景呢。

韩老师的这篇文章说“深圳人没有故乡”,我从字面上不同意,每个深圳人都有故乡呢。只是

人这一生,四海为家。

光明大道!

今天在家闷着实在太无聊了,就想着去核酱嘴里说的,深圳最乱的光明城去看看,看看深圳的功能性光明新区,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去之前就买好了光明城-深圳北的火车票,14.5块钱还是挺贵的,因为工资还没发。

这一次的旅程约莫就是 深大-清湖 清湖-公明 公明-光明城 光明城-深圳北 深圳北-深大 这样的过程。旅程大概有一下午加一晚上了,不过还是蛮有趣的。

IMGP5889.jpg

欢迎搭乘港铁! - 龙华新区龙华办事处清湖社区

你跟我说深圳关内和关外没有区别,只怕关外人自己都不信。无论如何都掩饰不掉的路上的垃圾,人们脸上的表情,还有随风飘来的汗臭味,这就是经常会出现的事情。二线关的存在,只怕在很长远的一段时间,会一直影响着深圳。关内是天堂,关外是什么?

IMGP5899.jpg

一位等车的汉子,后来我知道他要去哪儿了。

关外就是工业区和楼间距10米都不到的住宅区。留给你最大的印象,可能还是不知什么缘故产生的压抑感。在清湖公交站我等了15分钟的公交车,除了人,还是人。身旁飞过一辆又一辆的摩的。这些摩的大镖客们,嘴里喊着:

南门啊!南门!

一边面带半笑的望着这边等车的人。

我很奇怪南门是哪儿,但是也没找到答案。直到M337降临面前,人们像开坝的鱼儿一样杀进公交车里的时候,我大概明白了南门是哪儿了。南门,就是观澜富士康南门,一个用体力换钱的地方。大工小工,男工女工,普工特工,都要在这里,通向天堂,或者地狱。于是在满车的嘈杂声和车外的飞沙走石中,我放起了《老婆最大》

老婆最大呀老公最二
你要答应我不许找小三儿
年轻的情儿呀老来的伴儿
我想要为你生个小孩儿

哦不对,放错了,是Nirvana的《Lake of Fire》

Where do bad folks go when they die
They don't go to heaven where the angels fly
Go to a lake of fire and fry
See them again 'till the Fourth of July

李嘉诚也好,郭台铭也好,罗永浩也好,都不重要了。你觉得他们会下地狱么?他们造成的工友们的疲惫生活,倒是颇像面对环卫工人的经典问题:”如果我不随地倒垃圾,环卫工人还干什么?“
把垃圾倒进垃圾桶,是个双赢的选择。提高了垃圾的清洁效率,让每个环卫工人都能提高绩效,另外地上也会干净不少。

IMGP5894.jpg
摩的大镖客!

等到富士康一过,就是光明新区的地界了。路牌上写的是:
观光路

可是我发现观光路上根本就没啥可观光的,除了山和树,就只有围成一块儿一块儿的土地:
国有土地储备

这个地方要有多荒凉,就有多荒凉。除了规划路,就是规划路。什么?观光路?那是澜-明公路啦!

光明新区的城镇化程度,大概和北京市昌平区沙河镇差不多,可能还差一点,从满街上的尘土和穿着拖鞋踩着尘土的人们来看,应该是这样子的。车子忽忽悠悠地在光明大道(嗯路就叫这个名字,光明大道,不过今天是阴天)上疾驰。不一会儿,就到了公明街道。不得不说,公明街道的建设还是非常不错的,是一个非常繁华的关外城镇,不过和别的城镇比可能还有点落后。这点我们可以从细节中看出来:

IMGP5900.jpg
公明街道的指路牌,和民治街道还有差距

IMGP5932.jpg
松白路交叉口,120秒超长红绿灯,只能闯

公明周边和任何一个城乡结合部一模一样,都是矮楼,工业区和臭水沟,然而当我走进这个镇中心的时候,我发现这个镇,比肥西可热闹多了。不知道在搞什么促销,街上都是熙熙攘攘的行人,还有一些突然停下了脚步驻足观看着:

IMGP5923.jpg
某款女性手机的推广会,有足球宝贝哦

IMGP5909.jpg
同样是某款手机的推广会,这位MC似乎喊着Put your hands up in the air

IMGP5931.jpg
预付费卡大促销,比我大学还热闹

于是喜欢凑热闹的我就跑到公明中心去瞎逛了逛,虽然没花钱,但是逛地摊还是蛮陶冶情操的。

IMGP5912.jpg
你瞅啥? - 公明综合商城

IMGP5914.jpg
任何一个大城市都该有的,你的都市丽人

天色渐渐暗下来了,我必须要在7点半的时候赶到光明城才行。于是买了一个10块钱的板烧鸡腿堡,我就上路了。

IMGP5941.jpg
三和百货公交站,玩耍的姐俩

来的时候,我以为光明城站无论如何也应该在一个还算交通便利的位置。事实上光明城确实交通便利,但是出了站你会发现,除了国有储备土地,还是国有储备土地。四周什么都没有,一望无际。不过走进去才发现,这个站也是别有洞天。如果真的形容它的话,大概就是一个被压缩成只有两排的宇宙南站。一切都是迷你的,一个进站口,一个出站口,一个小小的候车大厅。如果时间顺利的话,在光明城站通勤会非常愉悦,除了需要多走几步之外,一切就像是在坐地铁一样。列车来的时间完全是可以知晓的,上车的时间也足够充裕,每一站的时间也不会很漫长。如果不是班次不够的话,我真不知道大巴还有什么面目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了。

IMGP5962.jpg

光明城站 候车大厅(候车小厅)

GuangmingCheng_thumb.jpg

光明城站 站台提示(两个方向拼接而成,并非真实照片)

当我12分钟之后出现在深圳龙华的时候,我不由得赞叹伟大的高铁工业。虽然这12分钟花掉了我14.5元,但是我觉得比坐地铁不知道舒服到哪里去了。坐在回家的公交车上,我慢慢的走入了梦乡。

我似乎看到了福田站的美好场景,脑中不由得幻想出了穗深莞30分钟城际交通的壮丽场面。
呜呼!伟大的地铁化!伟大的抢铁!

就在我歌功颂德的时候,房东给我打电话,让我交房租。我就没办法给抢铁钱了。醒了。

空虚

又入夜了。
合肥这个城市因为在很中部的位置上,入夜时分,往往是人们刚刚下班,骑着电瓶车回家的时候。淅沥的小雨落在地上,溅起不为人知的小小水花。因为这小小的雨的缘故,整个城市的速度也快了起来——除了翘首企盼的司机驾驶员。红红的刹车灯亮成一片,就像晚霞的延伸,把天边的景色带到了地上。
就这样,我慢慢的骑着车,沿着太湖路往东骑去。

这次出门也是从来没有想过的事情,因为萝老板在实验室给我发了条微信,跟我说熟人有一个私活儿,问我有没有兴趣。我在QQ上传了个照片,定了个时间,就让我去合作了。
眼下天越来越黑,雨却丝毫没有停止的样子。骑到马鞍山路的时候,突然想起来:地铁修路,那儿骑不了车,需要从望江路绕行。望江路是一个瓶颈,走进去,只怕很长时间都出不来了。
迟到的人可是不受欢迎的呢。
过了马鞍山路,太湖路就变得令人不认识了。这里是一个新建的住宅区,高档的公寓下面,是灯红酒绿的招牌。边上是KTV和各式各样的美容院理发店之类的服务场所。望着自己不熟悉的汽车标识,我转了又转。终于我遇到了接头的人,锁好车了以后,我跟着其中的一个年轻姑娘,进了一家理发店的二楼。
当我从那里出来的时候,我有点不认识我自己了。摸摸胳膊大腿,啊,大概还是我自己。那就好。
于是我跟着他们去了他们之中的一个人的家里。打开电视,放的是《非诚勿扰2》,葛优和舒淇两个人有说有笑,又打又闹。但是日本之行的有趣故事,还是让人觉得很舒服的。
我去洗手间换了套衣服,塞了两双袜子。塞了两双袜子大概就和苹果差不多大了。嗯,很完美。

……

那帮人承诺我很快就支付宝过来,我倒是不在意,但是我确实挺穷的,早点到帐早点幸福。不过这个效率,比我想象的快多了。
既然自己都不认识自己,干脆去做个小妖精好了。

我没有迟疑,蹬上车直奔市中心。合肥是一个大城市,从淫靡的夜生活区,到人人都可以逛的地摊市场,也只要20分钟车程罢了。哦,我说的是自行车。
晚上9点的淮河路步行街,人来人往。人们都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他们。街上摆着30块钱从城隍庙进的便宜衣服,50块钱在这里卖出去。我去了熟悉的那家游戏机厅,因为有好玩的跳舞机。反正大家都不认识我,穿成这样子出门大概也没关系,就是身高比较碍眼罢了。
人们都会觉得这是个疯子吧。反正没见过这样子的家伙。

玩得开心的时候,走过来一个大概到我肩膀的男人,跟我说:

“啊你长得好漂亮,玩得也好棒,给我留个电话吧。”

这句话大概可以分成三个部分。
第一句话肯定是假话,男人都是这样。当然这么说我还是有点开心的。
第二句话肯定是假话,我还是很清楚的。
第三句话是个祈使句。我——
毫不犹豫的拎包走人。我可不想惹什么麻烦。玩得足够多了,再玩下去估计就会出事情了,尤其是包里没有甩棍的情况下。

原路返回。交给熟悉的看车老奶奶5毛钱之后,我选择远路——马鞍山路原路返回。
太湖路一路残破,路上最多的就是小小的服饰店和连成排的夜间烧烤摊了。只是现在还没有那么晚,加上还在下雨,店家都在屋子里招呼熟客,桌子和椅子都安安静静的码在雨棚下面,丝毫没有拿出来的意思。如果再过一会儿不下雨了,那么这里又会充满着熏人的烟气吧。出租车司机也好,带着穿得不入时的女人的壮汉也好,都会在这里聚作一堆,有说有笑。我笑着看看他们,接着上路了。
回程的一路都是下坡,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只是街上有点湿滑,刹车大概会比较调皮。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摸了摸额头。这时我意识到,我的脸一定是花了。但是我没有证据。只是这么大的雨,加上刚才出了很多汗,什么东西也没法保证不变成一片一片的。
身上一点热气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寒意。想着离家里不远了,我的心里大概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赶快回去。
深夜了,天上的云偶尔会变化形状,露出一点天光。而我,正在失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