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行随想 其之一

早在一年前我就敢和合肥的出租车司机吹牛逼,说只要是二环以内,二级以上马路我都走过。司机马上开喷:“你说你都走过,你知道操兵巷在哪儿么?我告诉你,我干了好多年这行了,你拼不过我。”
虽然我知道操兵巷在哪儿,但是我也操不过他。这倒是实话。

今夜本来想顺着新修好的阜阳路高架桥一路北上,看看合肥北城新风采的(合肥北城也分两部分,正好被板桥河一分为二。一部分是新站区,属于居民区,在铜陵北路位置上,另一部分就是阜阳北路,算是加工区),结果半道上来个电话,不得不回家办事儿去了。
不过来的路上嫌二级马路都走过了,所以干脆就沿着自己没走过的小巷,走了一大圈,基本上是金寨路-寿春路-环城路一带的居民区来了个DFS。夜深了没什么人,不过街边偶尔由残破电线点亮的橘色路灯,和肆意狂奔的野狗,倒是相映成趣。用高中课本的说法,叫动静结合吧。穿过一个充斥着菜叶和鸡粪味道的菜市场,就是操兵巷了。操兵巷里面有个如家,如家门口刚好走过一对儿有说有笑的情侣,一个男人——牵着两个女孩子的手——从我的身边擦了过去。
淮河路到了12点还是人山人海。如果说白天的淮河路落落大方,那晚上就野性十足了。各地似乎都是这样,最繁华的步行街背后,往往是旧城区,廉租房,臭水沟和站街女。偶尔有汽车在我身后鸣笛。
其实我不知道它在鸣笛,但是我猜是这样的。我在听My Little Lover的singles,MLL的vocal本身就给人夜半的温暖,再加上小林武史的作曲,一切都是那么舒服。在巷与巷之间穿梭,就忘了很多事情。

以前出门都想着:夏阁镇没去过,这次去夏阁吧,或者是好久没走中环路了,随便来一圈。然而随意打开播放器,随意地走,反倒忘记了很多目的,忘记了很多事情。
正像是努力忘记什么事情,却永远都不会忘记。一旦放之不管,就真的会忘了呢。

标签:随想, 骑行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