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SCR终结之后

SCR 早在去年最后就放出了话:这将是 SCR 的最后一作,也是最后一次公开征稿。主催(R.KMR)可能由于过度劳累,无法再继续 SCR 的事业了。
于是今年的圣诞节,众人纷纷投稿,稿件数量甚至超过了 70,要知道最多的一次 Scatorgy,SCR10(Soupcurry Golden Week)也只有 34 首曲目。于是今年年初从晚上 9 点钟开始的生放送,众人纷纷刷屏,Twitter 上面诸位作曲的推文也是一浪高过一浪,就正如末日狂欢一般。
我也有幸参与到了这个狂欢之中。虽然没有投稿音乐,但是能和这些作者分享快乐也算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那天夜里我一直撑到两点钟才回家。

没想到的是,SCR12 由于不知名的原因,变成了烂尾。R.KMR 君删掉了所有的投稿和 Crossfade,并且关闭了 SCR 的网站。由于 SCR 事先声明转载禁止,所以如果没有下载过的,就只有通过地下手段(网盘?P2P?)来解决自己的排泄欲了。
当一切都结束,甚至不是结束而是突然消失的时候,人们的反应和预想的一样,只有一句:

ファッ!?

来描述了。

虽然说 SCR 这个企划很粪很恶俗,但是由于本身和淫梦并不是很沾边(如果刨掉 Vocal 很多曲子和淫梦就一点关系都没有了),所以一直算是里世界中的里世界。但是这个企划时间很长,可以追溯到远古淫梦时期,制作群体明星云集,而且怀揣着众人的寄托,所以我一直很期待它的新作发布。

从 SCR 的每一首曲子里面,你都能能看出作者的用心和进步。比如 SCR3 的 DnB Sour 兄贵,到 SCR11 的同样的 Sour 兄贵,你可以发现他的多变的曲风和强大的技术力。SCR11 的新人 Ryo,到了 SCR12 竟然可以一个人担纲 3 曲,并且曲曲都是佳作。
与此同时,SCR 继承了淫梦的优良传统:衍生和发展,不停地 Remix 和相互 sample,给了整个系列一个很好的发展方向和空间。自由发挥的 Scatorgy 扩大了整个 SCR 的受众和内涵,不过也带来了 SaB 姐贵这样的问题儿。

孰是孰非,我不想再这里多加讨论,简单的说几点重要的就好。

娱乐精神永远是第一位的

没办法,日本文化就是这样,尤其是以 neta 著称的 niconico。如果没有了娱乐,任何东西都没有拿出来的价值。所以淫梦系列与其说是恶搞基片,倒不如说就是一次全民大联欢。实际上你看淫梦的时候并不是因为人物本身有多么污秽或者是搞笑,而是因为它给了 UP 太多可以卖梗的空间。
风评被害可以让你笑很久,BB 剧场里面的奇怪动作和运营爆破可以让你不停地刷 www,唐突的对话和一转攻势、激寒的发言和剧情展开可以让你为之一笑,不停刷语录的实况系列可以让你忍俊不禁,更不用说一直都在的红字评论。

然而淫梦本身不一定是一个存在的东西。早晚有一天淫梦会被更加有乐子,更加有趣的东西所取代。淫梦退位,变成 Niconico 巡礼的一部分。但是这都不重要,因为还会有更多有趣的事情等着你。还会有更多的 BB 素材和风评被害存在着。

大势所趋是屑

我们再回头看看某国最大的弹幕视频网站。这个网站当然也有娱乐区,这个网站的娱乐区有这么几个分类:

  • 生活娱乐
  • 动物圈
  • 美食
  • 综艺
  • Korea 相关

可想而知其中的原创度和所谓的娱乐含量了。
有人说了你淫梦不是鬼畜系列么?好,就算淫梦是鬼畜,我们不算淫梦解说,BB 剧场和本篇改造,就单论音 MAD,又能有多少从不做淫梦的人,做到了淫梦音 MAD 的水准,并且得到了应有的赞誉?没有。

什么得到了赞誉?张全蛋,唐国强,全明星。
去你妈的 DSSQ,去你妈的徐逸。这根本就不是国情了,这就分明是在说:我们观众老爷图的乐子就是这样。你有技术力不招观众喜欢,不如做点大家都喜欢的东西。而大家都喜欢的东西是什么?是屎啊。

你吃不吃屎?不吃屎就滚蛋!我们要守护我们热爱的二次元!

对于小鬼毫无诚意的作品,Nico 的做法是:

帰って、どうぞ

某弹幕视频网站的做法是:

没人?
2333333333
3HIT!

可能这也是某种意义上的娱乐吧。相比于这种快餐到不能更快餐的娱乐,我还是更喜欢社会派淫梦一点。

SCR 确实改变了一些东西

我对电子音乐的喜爱来自 BEMANI,而 Soupcurry Records 则以另外一种形式——看得到的音乐和料理——存在于世。我们可以在 nico 上发掘音乐背后的 neta,可以在 Twitter 上和作者进行互动,还可以把音乐放到 MP3 里听,用于治疗自己的便秘。虽然这也是一种娱乐,但是我们能透过这样的娱乐当中,看到每一位作者的诚意。如果有一天我也能有他们的技术力,那么我一定会做一些自己能做到的事情,因为这是自己曾经享受过的东西,不做出点贡献成何体统?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散了就散了吧。也许还会有比 SCR 更好的厂牌出现,各位 SCR 的作者肯定也会有更好的未来。在这里还是要祝福他们。

nc72676.jpg

Thank you Soupcurry Records, thanks make the label feces... It's you!
-- Memory - Ryo / Soupcurry Finale

另外这个是 SCR12 的下载链接:http://yun.baidu.com/s/1gdKkUK7 , 364364!

你不知道的故事

失学的日子每一天都不太好过。算起来已经有一年半了啊。18岁毕业的我却要在这最好的时光中迎来人生的第21个年头了。现在想想一年前疯狂想抛开一切的自己,真的是很好笑。来到了深圳,却被更大的寂寞所包围。

leave-2.png
选择离开的自己。临别前的最后的呐喊。

没有了每天晚上回到家里之后,可以无话不说的陪老板和萝老板;
没有了爱撸优的好朋友和可以一起出勤的家伙们;
离开了科大也就不知道怎么和LUG的这帮家伙一起谈天说地了;
啊咩去了池州,Andy留在了北京,郑老师出国了。

我似乎失去了我喜欢的一切。刚到深圳的时候还曾经浸淫在喜悦中,后来却发现,失去的远比得到的多得多。
这一年来,为了填补内心的空虚,家里多了一台27寸显示器,一台48寸电视外加一辆大行SP8,但是,我依然是一个人在探寻。这怪不了别人。

IMG_20140223_193337.jpg
2014年2月23日,首访东莞。

今年去了不知道多少次东莞了。跨境、火车、甚至公交都会路过这个地方。深圳经济特区太小了,小到真的可以用车轮去丈量的程度。所以只有不断地前进、前进、前进,才能看到完全不同的景色。

IMG_20140810_204022.jpg
2014年8月10日,于虎门镇。

说句实在话,深圳关内是我见过的最宜居的地方了。但是我的内心还是希望和更多的人接触,看到不一样的景色。深圳关内太平和了,平和到让人沉睡。当然这不是不好,只是缺乏乐趣。

DSC_0187.jpg
S255,东深一线。

我希望今年有朝一日,我可以沿着G107一路北上,到达它真正的终点。我也正如同Fate/Zero里面的亚历山大大帝一般,对下一次的远征期待不已呢。

而今年也发生了太多事情,沈阳北京长春成都南京合肥,跑了不知道几个来回。

IMG_20140215_194843.jpg
2月15日,首访合肥,和阿灭吃羊腿(阿灭在对面)

mmexport1392908794036.jpg
搬家中的李喵子(大雾)

我很感谢旅途中遇到的每一个人。有一些本来就是很好的朋友,能跨过这么远的距离重新在一起促膝长谈,我真是感动不已。
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愿意让自己像泄了气的气球一般,飞遍整个世界。

renren_1396711408071.png
4月5日,二访合肥,LEO樱花祭

说到底我还是离不开这些朋友。没有这些人的话,我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存在有什么意义了。
45881504938038f0c65041e53.jpg

6月27日,三访合肥,悲剧的开端

DSC_0388.jpg
10月23日,四访合肥,我无数次驻足,和友人无数次路过的路口。

而我感到庆幸的是,路上不只有我一个人。
始终陪伴我的那些朋友,给我带来了无尽的欢乐。让我在这无趣的世界当中,找到了为数不多的,值得珍藏的宝物吧。
说到这里……我很对不起Uucky,因为存储卡坏了成都的图片就只有我曾经发过的那些了。如果还能再聚会的话窝会更加努力的。

IMGP6482.jpg
F娘,深圳F518市场创意园

IMGP4480.jpg
深圳市 红树林自然保护区

DSC_0507.jpg
颜艺小姐妹,深圳市COCO PARK

说到工作的话,还是要感谢在合肥的老板和朋友们的帮助,至少我做出了一些东西,而在深圳的日子里,我也在想办法把我们曾经做过的一些有趣的项目(例如漫画的自动上色、气泡的自动提取、网纹自动生成等等),做成真正的可以使用的产品。如果时间足够的话,我会尽我的全力。

而今年参与到的另外一个活动——Ingress,我会专门写一篇文章详细阐述的(在我的草稿箱里都快落灰了)。

SPECIAL THANKS

啊,这么快就要到这个环节了么……实在是残念啊。
想想看到现在为止还有谁没出场嘛。

感谢Andy和郑老师,说实在的,我能有今天,都是拜这二位所赐(怎么听都有点贬义),由于是很多年的朋友了,我也不想多说什么。只希望新的一年二位多加努力,我会经常准备好玩的东西给大家的。

而同时还要感谢的这位无话不说的朋友,自然就是韩大哥了。
对韩大哥的赞美之词我不想再多说。只是很感谢他,很怀念发生的所有故事。希望新的一年,也能有更加有趣的冒险等着我们。

original.jpg
韩大哥2014拼图。

谨贺新年。
另外我很期待不久之后老马的到来。114514.

真实的自己,果然还是希望更加现充,希望能够在更多的地方获得大家的喜爱吧。所以不希望被别人讨厌的自己,要更加努力才行呢。

也许故事并没有结束,前年是这么说的,现在说来也没什么问题。

远离傻逼车手

昨晚我去深圳湾公园拔4lan5的防御link,拔掉之后已经是晚上7点多了。天完全的黑掉了,可是后海却光芒万丈,把大海对面的天水围市镇也比了下去。我直奔福田而去,打算去上沙和下沙那边转一转。于是我决定体验一下深圳湾公园的自行车专用路。可是这一路上,我感到非常不愉快。

那么傻逼车手究竟做了什么,让我怒不可遏呢?

严重超速

深圳湾公园的滨海自行车道上明令:限速15,这帮人却当高速公路开。你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儿呢,突然左右各冲出来两个鬼,然后在你面前会合。一路上我一直恒定15,却被至少百十号人超了过去。这还不乏租了双人和三人脚踏车的情侣和家庭们。试想万一有点什么情况,一家三口以20km/h的速度冲进深圳湾,那也是挺有趣的事情。

不懂得起码的自行车规则

这是天朝,我不指望你转向的时候打手势,但是你转向无论如何也要先尽可能并到转向侧,然后小心瞭望才可以吧。然而我经常看到整辆车闪亮亮的从我的右边突然窜出来然后左拐,完全无视了正在行进的我。如果我不刹车,他肯定会被侧着顶飞。自行车不是电动车,没有后视镜,变线的时候向后瞭望应该说是基础知识。

秀存在感

最让我不能理解的就是这帮王八蛋很喜欢把自己的车搞得花花绿绿的,挂满了灯,不知道以为是圣诞树呢。

一般来说,自行车需要一个前灯,用来照路面,尤其是在没有路灯的隧道和完全没有月光的省道上,是一定要有这个的。否则你很有可能在眼前全黑的情况下堕入深坑。
同时自行车还需要一个尾灯,这个尾灯的作用主要是确认距离。你可以用反射式的红色反光灯来代替,不过我更推荐使用有电源驱动的发光LED,毕竟有些车只有半幅车灯是好的,如果不小心刮到你,那可就麻烦了。
另外如果你觉得有需要的话,贴上几个3M的反光胶条也是个很不错的主意。毕竟公路上你和汽车基本上平等,没人会特别在乎你的感受。

然而以上的话都是针对公路骑行而言的。然而,这帮王八蛋在深圳湾这种灯火通明的地方,打着强光手电筒,我就真的不明白是要干什么了。而且最关键的是,这帮王八蛋的车灯居然是对着前面的。每次和他们会车的时候,我觉得这个世界都要炸裂了。这种感觉就像是没有路灯的省道上,对面开来一辆开着远光灯的汽车。除了恶心,就是恶心。如果你不能体会,可以试试对着电灯瞅上一分钟。
另外还有成群结伙同向走反道的,最不可思议的是,他们和正向骑行的你会车,竟不会排成一排,而是试图将你碾压。想着这个问题的时候,一辆花花绿绿在闪烁着的,用大喇叭放着音乐的小车从我后面超了过去。这哥们还回头看了看我,似乎对我的速度很不满。

你回头看老娘的时候,老娘已经走了20km了,而且还要再走20km,跟你这种傻逼竞速,我疯了么?

我不秀存在感。我只是想骑车罢了。要么是为了去一个没去过的地方,要么是为了去一个已经去过的地方。
我发誓以后绝对不会再从这里走了。不光速度和时间都会有很大的消耗,最关键的是,我一点都不开心。
我觉得如果真的想走长途,还是要下功夫准备一下的好。如果只是为了秀存在感,我建议你买辆摩托车,也不贵,然后把消音器拆了,去滨海大道上演生死时速,这个真的秀存在感,而且收获路人“傻逼”的评价也会是之前的十倍以上。
而且路边的小摊卖的也全是闪闪发亮的挂件,却罕有卖头盔和护腿的。要我说,这些东西才是正经东西。当然走深圳湾的傻逼也用不到,除非他们头朝下往深圳湾里跳。

长途骑行有很多附加的价值,比如收获很不错的风景,比如见识了各种各样的地方和各种各样的人,得到了可以吹嘘很久的毯子,等等等等。但是说白了,骑车就是骑车。尤其是长途骑行,这本身就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景色可能是一模一样的,体力的消耗也非常惊人。尤其是到了几个小时之后,你的神智都不一定是完全清醒的。唯一能让你坚持的原因,要么是目的地在那里,要么是家在不远处的地方。
所以我宁愿不要那闪闪发亮的车灯,和寂寞和孤独为伍,去更远的地方。

夏日大作战 下篇

Note:欢迎到这里查看全部的相册图片。

两年前的成都

一切的开端,正是因为不二。
成都的推友圈在当时已然大有名气,我却一个推友都没有见过。不二的横空出世改变了一切:第一次成都之旅,正是因为不二的邀请。我当时是个二逼青年,以为保研定然是水到渠成,时间绝对充足,于是就决定趁着最后的暑假去西南玩一玩。

那时候不二是个炒鸡可爱的JK,非常年轻也非常小只,是一个很调皮、很有趣的女孩子。可是那时候不二就已经准备上大学了,可比常人快了不少,令我十分艳羡。她拎了一大瓶黄桃罐头来(很重的)和我分着吃,更好玩的是,这一大罐黄桃罐头,是在味千拉面被分掉的。不二喜欢搞怪,我也非常逗逼,在一起干了不少坏事儿。

original_jsqJ_60330000b2d61191.jpg
两年前的萌萌姐

两年之后,不二变成了一个lo娘(当然不再是JK了),穿上厚底鞋身高也终于可以到1米6了。现在的不二还是非常可爱,还是很喜欢搞怪,不过变得越来越稳重和成熟,有自己的主见了呢。希望下次再去找不二的时候,不二能变得更漂亮呢。

当时理子他们就已经开始打诸如jubeat之类的音乐游戏了,看着这帮大触,我心中感到无比敬佩。这大概也令我在半年之后堕入了MUG的大深坑。
那个夏天因为挨着CD,来了不少人。不光是本地的推友在成都,五湖四海的人都到了。大家聚在麦当劳聊有的没的,煞是开心。可惜那时候没有好的摄影师,所以没留下什么珍贵的照片,有点可惜。
成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遗憾的是并没有在那里呆上很久,只有三天而已。

original_5jyi_782a0000b246125c.jpg
两年前,和不二在味千拉面吃罐头

一个人和一群人

这次去成都名义上是开会,不过开会的时间总是固定的,剩下的时间就是自己的了。一个人和一群人——在成都的日子里,这两种状态一直在切换。
在锦江宾馆开会的时候,我们一群人看paper,听keynote。开完会了,我就一个人跑出去扫街吃喝,过上了喵一样的日子:神出鬼没,独立随性。在街上转累了,听何老猫说他们定好了饭醉的时间和地点,我就又屁颠屁颠地跑过去和大伙儿吃饭搅基。吃完饭如果有时间,还可以跑到盐市口和刘句句还有紫薯姐姐一起玩jubeat。等到大家各回各家了,我又会沿着人民路,一个人捧着相机,四处研究哪里可以拍出好看的景色来。

IMGP5060.jpg
流光溢彩。

一个人的时候,我喜欢旅程带来的快乐。打开耳机,随机所有曲目,什么都不用管就可以上路了。

一个人走在繁华的街上,面无表情地穿过所有人;
找一个安静的地方蹲一个下午逗猫;
骑车穿过城市和城市,然后找个草坪躺下来吹风;
甚至无聊到一个人去吃自助餐的程度。

IMGP5650.jpg
上南大街。我站在立交桥的某个角落里。

可是人多起来的时候,我似乎就是另一个人了。
身边的朋友很多时候会觉得奇怪,因为觉得我和大家在一起的时候很开朗,可是私下交谈起来似乎又显得非常冷漠和懒惰,就像另外一个人一样。我觉得有点愧疚呢。
在人多的时候特别希望有存在感,喜欢和别人谈笑风生,但是一个人的时候,虽然有些孤独,却也能找到生命的另一面乐趣。所以每次做MBTI测试的时候,我自己都感到很矛盾:这两个选项在我身上,一直是交替出现的啊。
我有点迷茫,不过这可能就是人生,不是么?

奇遇

在开会的Demo场地里面,不光有我们,还有其他的好几组来自别的国家的研究人员。其中有一个特别大只的妹子特别可爱,大概有点像我的初恋(不过更大只一点),所以我注意了很久,甚至走神了很长一会儿。她好像只是做她们组的看板娘,并没有给别人介绍自己的 paper。

等到快结束收摊的时候,那个女孩子居然凑了过来,这可是大好事儿,在我刚准备开口的当口,她先说话了。

“诶……”

就这一个字就够了。可是她……是个男的。是个男的。嗯,果然是男娘。

IMGP4915.jpg
合影。我还是太嫩了。

一番仔细的交流之后,我了解到他是湾湾的友人,来这边开会做 demo。因为大家都是男娘(我才不是呢),所以我很开心地作为地主,带着他和他的一个朋友满成都瞎转,一起吃一起玩非常开心。他跟我说:

“欸,这是我第一次出国呢”
—— 对本次出行的看法
“感觉中国的朋友好残忍呢,居然还吃兔子”
—— 对吃兔肉的我的看法
“你喜欢打魔方么?我也喜欢呢”
—— 对去哪里玩儿的意见
“哇你叫计程车居然要去路边,那里很危险欸”
—— 对拦车的我的评价

我们吃了好吃的抄手,带他们买了一些好吃的可以带回台湾的小吃,还和他们玩了一会儿MUG。
幸好那天春熙路没有怪叔叔,要不然我觉得我们两个都会悲剧。

xlarge_fjVE_4f9f0000a1f91191.jpg
其实是个打鼓菊苣。

我不是不喜欢政治,可是有太多东西比政治重要了。我无法左右他对于自己国家的认同,但是我可以和他做朋友。与其为了一个我们谁也不能决定的事情吵架,不如好好坐下来吃一份红油抄手呢。这就是我对于当前局势的看法,也是我和他一起度过的一天美好时光的总结。

垃圾河

锦江似一条玉带,穿城而过。
白天的锦江甚是不起眼,河水算不上清澈,偶尔听闻哗哗的水声。行人匆匆忙忙,似乎没人会在乎这条河。华西坝边上还有一个码头,不知道是废弃了还是船只太少,并没有见到一条可以称之为“船”的东西。

到了夜里,这里似乎就变了样子。原本湍急的河流,显得分外温柔。沿河路两边的路灯泻出无限光芒,映照在河面上,好似金鳞。只可惜金器很难打碎,无法用“碎了一地的金碗”来形容了。温柔的河流,不紧不慢,在我脚下流向东去。
而在三公里外的九眼桥,还是这条河,却灌注了这个城市的夜生活。温柔的河边,也发生了残忍的,女人强奸男人的事件。这大概就是这个城市,乃至整个四川的别样风格吧:温柔中带着豪爽,让你摸不着头脑。

有本地人说这就是条垃圾河。嘛,就算是垃圾河,也不影响我沿着河站半个小时,然后找个路边小摊吃串串嘛。路边上多的是拎着酒瓶吆五喝六的男人们,我想他们也吃的很开心呢。

IMGP5656.jpg
宾馆边上的小夜市。闻上去很香。

猫和萌妹

成都有好多喵。因为是成都的喵,所以很特别的喵。
喵们特别喜欢晒太阳的喵,而且还喜欢站在某个奇怪的位置上(比如垃圾桶上面或者是马路对面)盯着你的喵。
可是当你走过去的时候,他们也不会反抗的喵,所以你就可以玩得超级开心的喵。

“宁为太平犬,不为乱世喵!”

这是一只小花喵对我说的。自成体系的四川喵,在这舒适的环境下,似乎也软了许多喵。

IMGP4937.jpg
我不断地寻找,油腻的师姐在哪里。

四川多萌妹。一来是因为这里得天独厚的环境,二来也是因为天府特有的文化。
不过四川的萌妹大都比较厉害,这已是全国公认的事实了。女人主家,男人在家打麻将——这种事情是再寻常不过了。说到这里曾经想起父亲叮嘱过我的话:“少不入川,小心你跟你同学他爸似的。”

我同学他妈和他爸都是北方人,两个人是在电子科技大学(UESTC)认识彼此的。两个人后来结了婚有了孩子。现在呢:

孩子妈妈在某个著名的软件公司上班,收入颇丰。
孩子父亲负责收拾屋子,做饭,送孩子上学放学,开家长会。

每次开家长会这孩子父亲就总是被家长围起来:

我家辣椒今年涨的不错,还有点种子,你们要不要?

被传为佳话。外地人尚且如此,更何况正宗的四川人呢?

IMGP4885.jpg
两个人,一瓶酒。

烤兔、冒菜、抄手、火锅 —— 四海之内皆推友

推友之间想要相互认识,似乎根本就不需要时间,报上ID,也许会发现,早好几年前我们就熟悉了。
虽然看上去和推上的形象完全不同,但是聊上几句就能感到,很Twitter,很温暖。

IMGP5081.jpg
看到了李小姐的胖次之后,众人的表情和动作

两年前的朋友还有一半在成都。岁月一直在推着我们前进,可是我们之间的关系却历久弥新。只要我们还在,一切都会安然地继续下去的吧。

在成都这几天,在Local大军们的带领下,我们花了尽可能少的钱,却吃到了非常正宗的成都美食。虽然说有点辣,但是吃了第一口,就想吃第二口。嘴里麻也不要紧了,只想多抢一份,多吃一点。

IMGP4998.jpg
烤兔肉!我已经饿死了。

在成都,什么话题都可以聊得开。
我拿着一个便宜万分的Pentax DA 50/F1.8,就可以很愉快的和毒德大师何老猫进行沟通和切磋(无深刻意味)。
可以聊去过的地方的风土人情,可以聊成都地铁的标识设计,可以研究有趣的lo装搭配。
还可以聊犀浦站的同台换乘,以及李子坝站的炫酷设计。
我们还可以模仿有名气的大人物,比如:

(对不起,无可奉告)

我告诉你我是身经百战了,见得多了。

市井文化和Twitter的相互碰撞,让一切变得格外有趣。谁说我们不是普通人呢?

喝酒唱歌吹牛逼

何老猫这个死基佬真是太有意思了。尤其是当我知道了他是个坚定的农金战士之后。

IMGP5009.jpg
卖萌的何老猫。

于是在和他吃完东西的当口,我们就回顾起了著名的农业金属金曲,有

《耶稣爱你妹》
耶稣爱你 爱你妹
耶稣爱死你全家

《浮生记》
赵老爷子和儿子王大发
一对好朋友快乐父子俩
儿子有技术会炼地沟油
爸爸有办法没人敢查

《操万物之王》
我不操人人操我
没人操我我寂寞
自从有人操了我
人人操我我不躲

我和他如若无人地在街上嚎了起来。我们谁也没醉,但是比醉了还可怕。

IMGP5545.jpg
忧郁的何老猫。

双龙和双碑,还有华强南

吉米和核酱站在一起,简直就是一对儿相声演员,吉米负责逗,核酱负责捧。下面摘录如下(有很大的艺术加工):

吉米:哎,这都是男人的浪漫啊,说了你也不懂
核酱:我有什么不懂的啊,不就是列车终点站是双碑么
吉米:不对不对,分明是“双碑”(棒读)
核酱:哦哦,“双碑”(棒读)
吉米:所以说啊,我们要认真学习重庆轨道交通的报站,诶诶!
核酱:这回又怎么啦
吉米:小心夹角
核酱:夹脚?
吉米:小心夹角!安咕噜!
核酱:嗨!夹角啊!
吉米:我说韩老师啊,你从双碑走可得小心点儿,你要是不小心,坐到双龙去可就麻烦了
核酱:坐到双龙怎么就麻烦了啊
吉米:下一站是龙城广场啊!
核酱:嘿!重庆的架桥速度真是快,这么快就连到深圳去了
吉米:你以为呢,欻欻欻,就架到龙岗去了,开着开着您就到华新去了,还能换乘呢!
核酱:哦,还能换乘?
吉米:可不是嘛,下一站:华强北
核酱:那下一站呢
吉米:下一站,华强路
核酱:还没完?
吉米:下一站,华强南
核酱:去你的吧!

吉米便利店的故事

深圳的便利店五花八门,南山的主力是私营的小商贩,vango,还有百里臣。福田罗湖那边小店就更多了,夹杂着一些7-11之类的主流便利店。不过实际上除了百里臣和7-11,别的基本上都不会开到12点之后。每次夜里骑车,都要去路边小店,才能补充给养。

不过从宝安开始,便利店就有大一统的趋势了。这就是美宜佳。美宜佳用户体验不错,而且大部分都提供24小时服务,最重要的是,还支持支付宝结算。咻咻咻就把款付了不说,还打折。107国道,256/255/358省道两边,长安厚街虎门大岭山黄江常平,东莞市区,这些我去过的地方,美宜佳占据了一半的市场份额,剩下的一半是属于山寨美宜佳的。

然而有一家便利店比较特殊,叫吉米便利店。吉米便利店我一共就知道两家,一家在宝安西乡,挨着西乡立交桥那个位置,另一家就在深圳北站里面。候车的时候抬抬头就能看见的。

IMGP5819.jpg
吉米。

吉米是那种非常恶俗的梗都能讲得头头是道的人,而且你会不由自主的觉得……
其实还不是特别恶俗?或者说,还挺有趣……?

这可能就是某种洗脑术吧。我是这么认为的。不过真的很好玩啊,这一路上吉米扯梗的时间比我卖萌的时间还多,核酱在边上非常无奈地(其实内心非常欢喜地)看着吉米……

这就是吉米便利店的故事。

Excited

这次长途跋涉,让我无比温暖。不管在中国大江南北何地,还有着愿意和我在一起的一群朋友们。除了感谢,我也不知该说什么才能表达内心的感情了。这些朋友在我脆弱无助,或是遭遇危机的时候帮助了我太多。也和我一起分享了许多人生的快乐。

这一次横跨二十个经度和纬度的旅程,与其说是单纯的中国漫游,不如说是我的文艺复兴之旅。记得高中的时候,我和Andy还有郑老师是很好的朋友。说来也简单,就因为足够的中二,足够的热情,和足够的认真:

  • 我的 GMail 邀请是 Andy 给我的,Andy 的 GMail 邀请是郑老师给的,而郑老师的 GMail 邀请,是数学老师在他考了 100 分之后,赏光送的;
  • 我们曾经排练英语短剧,而每个人手里的台词都不一样,只是为了检验哪一种字体更适合阅读;
  • 我们曾经为了 Ultra 这种单词的读音,打得难解难分;
  • 每一次 Windows 的测试版镜像流出,我们都回家去测试(最早是 Windows Vista Beta 2);
  • 我们曾经为了让教室里的机器随意使用,研究了不少 backdoor 工具;
  • 我的 Linux 体验都来源于郑老师赠送(他赠送了个镜像)的 Knoppix ,当时还是 KDE 3 的时代,不过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 英语老师的电脑由于 Ghost 失当分区表坏了,我们救了回来,她请我们吃了顿好的;
  • 我们也经常(当然主要是郑老师和 Andy )研究数理结合的问题,诸如分形、平面扫描一类。而那个时候,我们更崇拜 Matrix67 多一点;
  • 我们架设了各种各样的小网站,也正是从 Free Web Hosting 开始,我们就了解到了某个防火墙的存在;
  • 我们可以花一节体育课的时间,研究某个网站的设计思路

俱往矣,现在数下来,也有六七年了。正因为当时认真、严谨的态度,加上所谓的"极客"思维(当然这个词已经烂大街了,连个穿西服打领带的都敢说自己是极客。不过我在那个时候的确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这样的人),我度过了生命中非常愉快的时光。因为学习之余,有我喜欢的东西,也有和我一起讨论这些的人。
再后来大家各奔东西,不过他们在我心中的空缺,没人能补上。这也是我就算拼命,也要在五道口呆那么一下午的原因。

如果说我最近遇到什么样的人,能让我觉得“认真,严谨,有极客风范的”,那应该就是核酱了。

核酱在我心中变得愈加可爱,因为他让我想起了远在天边的那些朋友,和远在脑海深处的那些日子。核酱的出现,让我残留的印象变得更加鲜活,甚至让我发现,这一切并没有消失。我依然可以在生活的边边角角,拾回那些自己能为之捧腹的、为之狂热的、为之浪费青春的心情。我终于又能和一个人一起严肃而不严厉,深刻而不激进地讨论一些事情,这样一个人,显然已经成为了我生命不可或缺的,一个独特的存在呢。

IMGP5828.jpg
我和韩老师。

<span style="color:#FFF">可是这家伙最近不怎么理我呢,真是不开心TAT,一定是我做错了什么喵(</span>

深圳地铁

欢迎光临深大站,请先下后上。
各位乘客,为了您的安全,乘坐扶梯时,请抓紧扶手,靠右站稳,谢谢合作!
Dear passengers, for your own safety, please hold the handrail and stand on the right when using the escalator, thank you.

中篇回顾(未完成,可能也不打算完成了。)

在深圳的一点小废话
####G1132 深圳北-武汉
####K22 武昌-汉口
####D367  汉口-成都

夏日大作战 上篇

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带着加班结束拿了工钱的愉悦心情,我踏上了开往罗湖的地铁,开始我长达一个月的假期之旅。这次运转的目的主要是两个:一个是去合肥考试,另一个则是顺着铁路北上,和我的好友们在北京碰头。为了这次旅行我请了一个月的假,去过北京之后,还要在深圳和阿咩李子二位老师愉悦。等到不久之后的7月12号,还要去成都开会。这一个月,真可谓是夏日大作战了。

Z24 深圳-武昌 25/6 - 26/6 YW25T

当我查了时刻表之后,我发现:这是趟直达特快,一站到位,中间连个经停都没有。深圳会有到武汉的直达特快,抢铁还是蛮给武局面子的嘛,真是出乎意料。也正因为这辆车夕发朝至,拥有超高的性价比,所以上车的人一波加一波,而包裹比人还多,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就连罗湖火车站的扶梯都不堪重负自杀了。候车室不得不进行管控,反正深圳站始发,有的是时间给你上。
道上静静地停着一辆白色25T,这是我第一次乘坐25T,看着这清新自然的涂装,心中顿感豁然开朗。就在我讴歌抒情的时候,列车员突然喊了起来:

送亲友的乘客注意了啊!一站到武昌!赶紧下赶紧下啊!

车子缓缓行驶起来,视野异常宽阔。这是我第一次走完广九(大陆段)全线,4线铁路列得整整齐齐,放眼望去,富丽堂皇的大楼零零散散地夹杂在工业区和旧民房之间,展现出龙岗的新面貌:砖窑与商品房一色,豪车共拖拉机齐飞。壮哉商品经济,壮哉房地产行业,壮哉大鹏所城。

IMGP3663.jpg
平湖南站停着一辆私有铁路—平盐铁路—的痛车,国铁没有这种特色,真是可惜。

边上驶过一辆广深和谐号,里面的人顺着窗户看着我们,似乎还带有一点超车的快感。我心里想:“老子也是160的车,不就是在低速线上跑了个140嘛。你丫的公里票价和窝能比么?武局就是好!”

IMGP3678.jpg
在高速线上超越我们的和谐号。我们来比一比,谁怕谁。

虽说车子一站到武昌,但是这辆车还是在广州停了一下。过了广州就是星星点点的灯光,和列车的行驶声了。如果是白天的话,还可以望望秀丽的南岭风光。然而这已经是半夜了,和谐铁路之声今日的广播也已然结束。一夜无话。

IMGP3747.jpg
广州站对面站台候车的人们。大包小裹。

车子到了武昌晚点了3个多小时,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就是这样子,也许是京广线湖南段又出了什么问题,需要临时限速吧。武昌下着星点的小雨,这可不是什么好征兆。买好车票,直奔合肥。

IMGP3752.jpg
隔壁铺位的小朋友,拉着我玩小汽车,炒鸡有意思。

D3048 武昌-合肥 26/6 CRH2A ZE

武昌中转,本来还想买点热干面吃,可是时间不等人,出了站再进来,就准备发车了。

IMGP3767.jpg
武昌站,京广线枢纽站。你也可以从这里接驳合武铁路,到达合肥以远。

合武铁路和往常一样,CRH2也和往常一样,没什么变化。这辆车跑在200的速度上,显得有点寂寞。合武铁路穿越大别山,云山雾罩。车子一次又一次地穿过茫茫雾气,驶过一条条隧道,发出轰鸣声。雨点打在车窗上,然后就被冲得不见踪影。想想看,90年前的这里,腥风血雨,现在波澜不惊,不得不慨叹物是人非,时间蹉跎。

合肥站门口是一片工地。不过不要紧,再过半年,沪汉蓉就不在这里停靠了。以后再到合肥,可能就要在南客站出站了。在我2009年第一次坐火车来到这里的时候,马路对面的景色和现在别无二致,五年的熟悉景色,只怕以后就要看不到了。
等我坐公交到了科大边上,准备睡个好觉的时候,才发现人生充满了惊喜。比如,我发现我身份证带的是过期的那个,而新办的证不见了。本来的打算是考完托福,直奔北京,然后再回深圳的。这下好了,必须要先回家了。

IMGP3794.jpg
合肥还是那个合肥,永远都不会变。

在合肥的日子非常开心,买了好多有趣的袜子,和合肥的好朋友们愉快的玩耍,发现之前游戏厅的卖币妹子回来了,等等等等。每次回到合肥,哪怕只能带上一天,也能让自己立刻变得温柔起来。只是带了老的身份证造成的惨重后果已成既定事实。我需要在这巨变中,赶紧买好下一段车票,回深圳擦干净自己的屁股才行。

IMGP3877.jpg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Linux用户协会在东区图书馆的新活动室。

IMGP3938.jpg
一对变态。

K255 合肥-深圳西 29/6 - 30/6 YZ25G(蓝色涂装)

在合肥呆了太久了。梁园虽好毕竟不是家,我必须要离开这里了。本来已经计划好坐T63直奔北京和挚友愉悦的我,只能先退票,然后掉头回转,回深圳寻找身份证了。

合肥到深圳有两趟车,一趟K97到深圳东,一趟K255到深圳西。本着探寻平南铁路的初衷,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K255,事实证明,这个选择并非明智。一方面这个车比K97提前一个小时发车,却晚了两个多小时才到深圳西;另一方面合九铁路和平南铁路本身都是单线非电气化铁路,所以导致的用户体验下降是显而易见的。不过我不赶时间,忍忍也就过去了。

IMGP4244.jpg
从开始到结尾,这趟车的售货员就没闲过。看,他又开始摇大了。

这趟车明明是25G的车底,却上了蓝色涂装,让人大呼上当。不出我所料,这趟车从肥西开始就被人踩着走,等到九江的时候,已经晚到没边儿了。我也实在是没办法,只能看着车跨过江西大大小小的车站,叹气而已。

IMGP4230.jpg
集装箱专用平车。平车是铁路货运的一大主力。

IMGP4253.jpg
深圳市坂田街道一隅。

出站的时候眼前的景色也让我小小地意外了一下。深圳西站自从被排除在深圳铁路运输的规划之后,似乎就没人维护了,整个站房破旧不堪。虽然平南铁路本来就好不到哪儿去,可是深圳西站的破旧程度只怕是有过之无不及。当然,就算前海经济区规划好了,只要平南铁路不进行改造(当然也很难进行改造,毕竟没有幕后大手),这里估计还是现在这个糟糕样子。一声叹息。

T16 广州-北京西 1/7 - 2/7 YZ25T (图片正在格式化恢复中,稍后就会放出)

完全不出意料,我在家里根本就没找到身份证。我把我认为可能的角落和缝隙都翻了个遍,还是没有。没办法,给家里打个招呼,坐火车回家补证件吧。我妈安慰了我几句,并没有斥责我,这让我感到十分愧疚。

30号下午到家的我屁股还没坐热乎呢,又要在第二天飞奔到南头汽车站,坐上前往广州的大巴(我要是先坐地铁到罗湖然后坐和谐号,我就是傻逼),去赶号称京广第一车的T15/16(当然这趟车的排班还赶不上京九直通车的T97/98,不过那个是特殊的国情下的产物嘛)。广州站人山人海,天南第一站名不虚传。光是在这个站的门口验证区域,我就排了整整30分钟。等我杀进站里的时候,车子已经开始上客了。

承担本次列车的又是白色25T,一趟坐完京广正线,也算是一个很大的成就了。本以为终于可以吹着空调,享受新生活的我,结果遇到了令人更加无法接受的事实:这节车厢的空调坏了。我和几个河北霸州的兄弟一起把上衣脱了,然后等待着列车员过来修空调。
列车员修了三四次,最后终于把空调修好了。这长达三个小时的人间地狱让我彻底忘记了人生的一切烦恼。清心寡欲,一心向佛,心静自然凉。列车员拿出六角扳手,打开了所有窗户试图通通风,可是结果依然无济于事。于是这节车厢变得异常空旷——没座的,甚至有座的,都去隔壁车厢了。

在睡梦中我错过了武汉长江大桥,又错过了郑焦城际铁路黄河大桥(嘉应观黄河大桥废了),等我彻底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在保定了。就是困,没办法。然后我就一点点看着路边的景色,直到列车被一片钢筋水泥的森林淹没为止。啊!Beijingxi Railway Station!

D23/D14 北京-沈阳北/沈阳北-北京 2/7 ~ 4/7 CRH5A ZE

11点从北京西站出发,我必须要在下午2点半之前到北京站。不过令人欣慰的是,9号线坐到军博,直接换乘就可以到复兴门了(军博站换乘于2013年12月21日正式启用)。只是我傻逼兮兮的在复兴门坐错了方向,坐成了内环方向。也就是说,我坐着二号线先坐到了建国门,然后才到的北京站。

days (2).jpg
复兴门折返线八十年代的竣工石牌,显然岁月没有在上面留下过多的痕迹。

北京站依旧人山人海,只是口音变得熟悉了许多。至少街上的行人说的每一个字,我都能理解是什么意思:

地铁票了啊!不用排队!
兴城葫芦岛的啊!
快客快客!诶兄弟你去哪儿啊?
行行好给我点钱吧……

这就是北京站。买了一个巨无霸的我,直接就奔站台去了。沈阳-北京的动车都是CRH5,长得很耐看。我还有幸拍到了这辆车的监控系统。
days (4).jpg
中国北车列车乘客信息综合管理系统。这套系统似乎非常炫酷,可是我还是不知道CAN是个什么意思(广州白云机场?)

到达沈阳北站,已经是夜里10点了。虽然是仲夏,沈阳却冷得出奇。走在新修好的北广场边上,我感慨万千。好多年没在家里住了,对一切都有点陌生。看着父亲日渐衰老的身影,我很想去安慰些什么,可是心里堵得慌,什么也说不出。

days (1).jpg
沈阳北站的出站指示牌。这是我觉得信息整合最好的一个。

我还不记事儿的时候,父亲一直在出差,有时候也会带我一起。那时候不论是什么事情,只要是我提出的问题,父亲都能告诉我,给我很好的回答。等到后来体制变化,父亲可以在家赋闲的时候,我又变得叛逆,变得桀骜不驯了。
等我一个人在外面,自己在外面做事情的时候,我才意识到,都是19岁出来打拼,父亲要比我厉害太多了。可是他现在50岁了。这些年,我也从来没和父亲交过实底,我有点害怕他,也很崇拜他。毕竟他是一个很有大丈夫之风的男人,我的这些小心思,只怕他会看我不气。可是这一次家里也有一些变故,我害怕他因此暮气日盛,心灰意冷了。所以早晚有一天,我还要变得强势,挑起这大梁才行。
我虽然在沈阳只待了一天,但是这是我活这20年里,最为快意的一天。

于是我又要带着这决心,回到熟悉的地方,回到我需要努力的地方才行了。

4号中午到达北京,我要在下午19点之前去北京西站赶下一班火车。感谢苍天留给我5个小时的宝贵窗口,能让我和我半年未谋面的挚友见上最后一面(下一次见面很有可能就是一年半甚至更久之后了),于是我们在五道口相言甚欢。只要能见上一面,我在北京多呆一会儿,也是值得的。可是聊着聊着,我就忘记了回去的时间,而更不巧的是,五道口地铁站的队伍,已经长达数十米了。

IMGP4414.jpg
这里是宇宙的中心,这里是伟大的五道口。

我只能飞奔到公交站,坐到学知桥南,然后窜进10号线,坐到海淀黄庄,然后溜进4号线,坐到国图。到了国图,我惊讶的发现,9号线就在站台对面等着我。似乎对我说:安全上垒。

同台换乘好。

T107 北京西-深圳 4/7 YZ25K

西站还是那个西站,你叫他West也好叫他Xi也好,总之是西客站。我真的不忍心再去远眺那高贵洋气的小凉亭,直接检票上车好了。运气不错的我还和一个靠窗户的姑娘换了位置。这样就可以靠着窗户,睡他个日月无光了。
25K的车底,京九全线140km/h的速度,从头跑到尾。这来来回回的硬座令我感到万分疲倦,坐在这趟车上,我像失了神一般,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我能听见车上的各种声音,然而大脑却来不及做任何反应。

车上有任丘的师傅,有麻城的大姐,也有往深圳去的打工妹。不过我太累了,实在是没有兴趣听他们说什么,只是闭目养神,恢复体力,盼着早点回家。这趟车前面慢了一点儿,不过过了九江,就噌噌噌的追了回来。后来我查了一下,这里

T107/108次列车全程采用电力机车轮替牵引,牵引机车为HXD3D型电力机车及HXD1D型电力机车。

我就恍然大悟了。

车上从赣州上来的小妹妹似乎特别喜欢我,一直在掀裙子,坐在我的腿上蹭来蹭去的,我都不好意思了。既然带了相机,我就拍了好多小妹妹的照片。拍过照片,却只能让小妹妹过过眼瘾,没办法送给她。以后出门,应该带一个照片打印机,见到有趣的人拍完照片就直接递过去,也算是表达一下心意。

IMGP4424.jpg
IMGP4421.jpg
可爱的小妹妹,特别喜欢掀裙子(无图)

车子过了常平的时候我小小地兴奋了一下,毕竟快到家了。我靠着窗户,把我知道的所有下穿上跨和路过的道路名全部报了一遍。从龙平大道开始直到罗湖春风路结束。卸下包袱,我终于又回到了我熟悉的那个深圳。
天色已晚,长途列车的乘客们还要在罗湖交通枢纽里堵上好一会儿。因为一半的出口留给了广深和谐号,也就是花大价钱在九广铁路上跑200km/h的朋友们。我在这里祝他们,也祝还在路上的每一个人,幸福平安。

其实想想,如果能出张通票的话,会壮观的要死。可惜我不是资深铁路厨,姿势水平还远远不够。这是后话了。等我从罗湖地铁站E出口看见穿着暴露的阿咩的时候,心里真是松了一口气,毕竟风浪算是过去了。美好的充满了荔枝和李子的明天还在等着我。
别的不说了,先回在深大边上的家,好好睡一觉吧。

下篇预告:

#### G1132 深圳北-武汉

#### K22 武昌-汉口

#### D367  汉口-成都

#### Z124  成都-广州

#### D7093 广州-深圳